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中国制造复苏之痛争锋美国等反倾销【推荐】

2022-11-27 来源:晋江市机械信息网

中国制造复苏之痛 争锋美国等反倾销

虽然2010年实际经济贸易增长的预期强烈,但中国所面临的贸易环境却可能进一步恶化。正如学者张汉林所言,对于2009年度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出口大国的事实,许多国家还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

刚刚开春,中美间贸易摩擦的火药味就甚浓。

2月5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对美国白羽肉鸡产品反倾销案初裁,美国应诉公司被裁定43.1%-80.5%不等的倾销幅度,未应诉公司倾销幅度为105.4%。第二天,美国商务部的“回应”便不期而至—对中国礼物盒及包装丝带生产企业征收最高超过231%的惩罚性税率。

这是一个并不好的开局信号。上至官方言论、专家学者预测,下至外贸行业的悲观情绪,对于2010年中国的外贸形势,几乎一致不看好。

从美国迅速反应的动作,可以看到其贸易报复的意味十分明显。而导致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情绪进一步升温的一个重要诱因便是,中国的对外贸易在去年的冬季已经逐渐实现复苏,据海关统计,2009年中国完成进出口总额22072.7亿美元。其中,出口12016.6亿美元,进口10056亿美元,由此中国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

可以看到,外贸进出口在2009年11月份开始触底反弹。仅在12月份,出口额完成1307.2亿美元,同比增长17.7%,进口额1122.9亿美元,同比增长55.9%。不少机构还纷纷预测今年1月份的进出口数据,预期看好将出现大幅度的增长,其中进口额更有可能达到90%以上的增速。

有宏观分析师指出,美欧日等国家的经济回升,从而拉动中国出口的高增幅。其依据是美欧日制造业的PMI指数的快速增长。数据显示,美欧日制造业PMI指数在去年下半年进入扩张区间,至年底增长均超过了50%。而与之相对应的,便是中国对美欧日的出口额有明显的回升。

中国遭遇密集反倾销

但中国外贸的恢复与其当前的贸易环境面临矛盾的博弈,国际间对于中国外贸的指责也显得空前激烈。

“我预测2010年将是属于中国的,但这并非一件好事。”不久前,美国经济学家、诺奖得主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撰文指斥中国“一味依循重商主义政策,把汇率人为压低、保持高的贸易顺差。在全球经济环境不景气的今天,这无异于是对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掠夺”。

克鲁格曼呼吁,这些受害者们应该“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言辞尖刻的言论,顿时在西方引起激荡。

进入2010年不过短短一个月,中国产机织电热毯和金属丝网托盘已经相继被美国裁定加征高额反倾销税。同时,中国出口钻管也遭遇反倾销和反补贴的“双反”调查。

2月1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称,目前贸易保护主义已严重影响中美经贸关系的稳定发展,美方应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认真履行承诺,不再滥用贸易救济措施,不搞贸易保护主义,切实维护中美经贸关系大局。

但中国的呼吁并未收效,美国对中国礼物盒及包装丝带征收最高超过231%的惩罚性税率这一最新举动,让我们看到美国誓不罢休的势头。

美国贸易保护行动,是美国面临的两大难题—高额财政赤字与失业率居高不下所驱动。

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是意图对人民币汇率施压。2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讲话称:将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促使其开放市场,并要监控世界各国的外汇政策,以确保各国不会通过让本币贬值以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克鲁格曼甚至提醒中国政府对于汇率问题要重新思考,否则所抱怨的贸易保护主义,现在还算是轻微,未来可能引发更严重的问题。

所幸,西方每体并非一边倒,《经济学人》反驳克鲁格曼的观点称:“与美国相比,中国在金融海啸中对全球经济贡献良多,但批评者对此往往视而不见”。《经济学人》指出,去年11月中国进口总额同比增长高达27%;同时,中国的本土消费正急速提升。但这些都容易被外界忽视,处于经济困境的其他国家往往只看到中国出口持续增长的事实。

但不可否认,中国出口持续增长,难免加剧西方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情绪。中国外贸的复苏,会伴着不可避免的痛感。2010年进出口的高增长或将难以贯穿全年。

反倾销是持久战

美国贸易攻势日渐强烈,有贸易专家甚至已不安地在预计,谁将会成为美国反倾销的下一个重点目标。在美国政府刚刚发布的“全国主动出口”新战略提出,要将为美国出口企业“消除海外壁垒”作为重要战略。

专家分析,我国机电出口企业等与美国出口领域重合度较高的行业,可能容易成为美方打击的对象。

为减缓贸易摩擦,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认为,可以尝试通过升值让货币政策解压。他说,未来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仍大,因此,升值压力将继续增大。与其承受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以及将来某个时间被迫大幅度升值,不如趁国际资本还未大举入境和2010年外贸看好的情况下突然一次性升值15%。既堵住国际压力,又防范未来升值型危机,还能释放当前进口能源原材料不断涨价的压力,同时释放货币政策的压力。一举多得。

当然,也有持强硬姿态的学者认为,需采取定位准确的贸易报复才能有效遏制贸易保护主义。拿韩国限制中国大蒜、大葱案件为例,当时中国以限制进口韩国手机等商品作为贸易报复清单,才得以迅速达成妥协。

2009年,WTO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已连续14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成员,连续3年成为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成员。今年1-8月,共有17个国家对中国发起79起贸易救济调查,同比增16.2%,涉案总额超过100亿美元。WTO更指出,在众多贸易壁垒面前,中国成为最大受害者。中国入世八年,仍没改变被动的局面。

虽然2010年实际经济贸易增长的预期强烈,但中国所面临的贸易环境却可能进一步恶化。正如学者张汉林所言,对于201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出口大国的事实,许多国家还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

2010年,对于中国外贸来说,很可能是新怨旧恨交集的一年。

中国轮胎自我救赎

用“内忧外患”来形容眼下中国轮胎行业最合适不过。出口量曾占总产量40%以上的中国轮胎业,自遭遇“特保案”后,出口遭受重创。

据中国橡胶工业协会目前最新对外透露的数据,中国轮胎的出口比“特保案”发生前下降70%-80%。

这似乎是意料中的数字。早在裁决之前,中美双方代表在有关听证会上均表示过,若税率高至25%以上,意味着中国出口轮胎将失去美国市场。据行业人士表示,“特保案”后国内一些轮胎企业都在通过扩大内需降低出口减少造成的损失。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中国轮胎行业正在面临轮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据媒体新近的报道,轮胎行业原材料在过去四个月中暴涨接近40%。卡车胎及工程机械轮胎生产企业成为最大受害者之一。

据行业最新统计,2009年第四季度,国内轮胎企业的利润环比大幅下降,部分企业税前利润环比跌幅超过20%。目前,轮胎业利润的跌势仍在延续。

有多家厂商承认,成本上涨已吞食大部分利润甚至全部利润。因为原材料价格暴涨导致企业生产成本飙升,但企业却不能通过提价来全面消化这种成本的压力。

轮胎行业可谓背腹受敌。有悲观者甚至认为,2010年轮胎业困境无法扭转。原因在于,轮胎出口企业寄希望于内需,一旦国内汽车需求出现反复,则轮胎需求将会下滑,同时也会被上下产业链挤压。此外,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部分拥有大量低价橡胶存货的企业将于第二季度陷入困境,因为库存消化以后只能用高价购入原料,届时企业的受挫面将进一步扩大。

短期看,中国轮胎应当展开自我救赎,无论是应对眼前还是应付未来。

固铂轮胎中国区总经理辜思历乐观地宣称,此次轮胎“特保案”是因祸得福。据其介绍,固铂轮胎通过调整出口和销售渠道,将特保案的影响最大程度减少。固铂总部虽在美国,但在欧洲亚洲均设有工厂。可以说,正是因为固铂相对健全的全球网络分布,其产品销售可以得到及时调整,固铂仍可将整个产量合理地分配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固铂在昆山设有工厂,其所有的产品过去都是销往北美的。轮胎特保案后,固铂将一部分的产品销到欧洲。此外,还积极推出环保油项目来面向欧洲市场。

长期而言,困境之下的中国轮胎业内部结构亟需调整。

关于提高轮胎行业的准入门槛的声音渐起。据媒体1月底的报道,中国橡胶工业协会有关人士透露,《轮胎行业准入条件(讨论稿)》早已下发到业内有关机构和企业,讨论稿也一直在修改,随后将会上报至工信部。

有关部门表示,《准入条件》的推出,将会促进行业结构的调整和整合,从而抑制产能过剩的问题。据中橡协会会长范仁德的介绍,准入门槛除了在产能规模上进行要求之外,还会对鼓励和限制发展的产品品种作出要求。

目前《准入条件(讨论稿)》的内容主要包含项目建设、产品召回、监督与管理等方面。同时,中橡协已建议各级政府支持批准节能环保项目,近期不再批准低水平的轮胎产品重复建设项目。

不少业内人士已经预见,随着《准入条件》的推行,轮胎行业或许在五年内进行新一轮的洗牌。入门红线的划定,同时推动轮胎生产商向大型化发展。

诚如一位专家所言,中国轮胎业庞大却不强悍,准入门槛的设定,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虚胖”,从而改善产业结构,逐步实现自我救赎。

商务部2010年一号公告反倾销的深意

相信两国决策者都有避免贸易战的愿望,但愿望与行为之间的矛盾显示出,有一种比避免贸易战更重要的因素决定着中美贸易关系走向。这就是中美同时在调整经济增长模式。

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致力于扩大内需,减少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而美国也在进行类似年、但反向的调整—减少国内消费,增加出口。

事实上,美国这一调整趋势,早在一年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经济演讲中就已经彰显,奥巴马表示:“我们必须为增长与繁荣奠定新的基础—这个基础将使我们从借钱挥霍的时代走向省钱投资的时代,也就是减少国内消费而增加对外出口。”

巴菲特就针对美国投资者卖掉实体产业而投资于利润更高的金融资本表示批评,他认为这种产业的“空心化”就像“农民卖掉土地”,其潜台词是:美国财富的源泉是制造业,而非金融和贸易。

从奥巴马的上述讲话,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经济指导思想正在从“重商主义”转向“重农主义”,与此对应,美国贸易政策的重心不再是解决贸易赤字—解决贸易赤字已经从政策目标退化成一个政策手段—美国的贸易政策目标已经悄悄转化为改变产业空心化,重建经济增长的基础。在这个趋势下,美国将不断地、主动地对外发起贸易摩擦,增强其贸易壁垒。

经济史学家佛古桑认为中国存在过度储蓄的问题,美国存在过度消费的问题,而中美两个失衡的经济体系像两根倾斜的木杆,依靠彼此支撑而维持平衡。现在,中国扩大内需、减少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而美国在减少国内消费、增加对外出口。

这看起来正是两国在谋求解除相互支撑而能做到各自独立。

解除两根互相支撑的巨木最重要的是协调,是解除动作的同步性,否则将引发巨木的崩塌。现在看来,美国的调整步骤显然过快了。从2009年9月11日美国宣布对中国轮胎特保案实施限制关税开始,美国对中国无缝钢管、钢格栅板产品、金属丝网托盘、铜版纸、石油钢管展开一系列的贸易制裁。而中国对美国部分进口汽车产品和肉鸡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就是在提醒美国。

2010年中国商务部一号公告则更是一种类似“行为艺术”的宣言,仅表示将延长既有的反倾销税征收期限,而没有开启新的反倾销措施。这是在婉转表达:我们很不满,我们在克制,不要进一步激怒我们。

杨晨晨sugar高清

陈七七最新

曲菲儿性感

友情链接